湖南快乐10分走势图200期
當前: 首頁
> 聚焦> 調研思考
中國人口幸福預期壽命及性別差異
來源:中國婦女報 時間:2019.01.15 字號:【

  編者按

  幸福是人類社會的普遍追求,是生命質量的綜合體驗。關注生命質量不僅要考察客觀的生活狀態,也要關注主觀幸福感受。幸福預期壽命指人的一生中幸福時間的長短。本文作者利用中國社會綜合調查(CGSS)數據對2005~2015年中國人口的幸福預期壽命進行估計,發現我國居民的幸福水平存在“幸福擴張”趨勢。研究顯示,我國居民幸福水平隨時間變化呈上升趨勢,在各個年份和所有年齡上,女性幸福預期壽命均高于男性。

  ■ 陳衛 段媛媛

  幸福是人口生命質量主客觀體驗的綜合表達,也是人類追求的終極價值之一。與健康狀況相比,主觀幸福感代表人們對整體生活質量狀態進行的總體的、積極的評價。一般通過總體幸福感或生活滿意度來測量,它的測量更具有主觀性,能夠為生命質量提供更加直接和直觀的理解。

  幸福預期壽命將“幸福”和“長壽”兩大追求目標相結合,反映的是在當年幸福和死亡水平條件下人們在幸福狀態下生活的時間長度。簡言之,即人的一生中幸福時光有多長。本研究利用中國社會綜合調查2005、2008、2010、2012、2015共5次間隔 2~3年的數據對幸福水平及其時期變化趨勢進行分析,研究對象為18 歲及以上的人口,共計50803人,其中男性占48.41%、女性占 51.59%。本文采用蘇利文方法對中國人口的幸福預期壽命進行測算,并關注我國幸福預期壽命的時期變動趨勢及性別差異。

  幸福水平變動趨勢及性別差異

  首先,我國居民幸福水平隨時間變化呈上升趨勢。筆者通過Logit 回歸模型對幸福水平進行預測,發現我國居民幸福水平即處在幸福狀態的人口比例隨時間變化呈上升趨勢。2012年、2015年幸福水平增速較 2008、2010年有所放緩,但整體仍處于上升趨勢。已有研究證實,盡管人均GDP增速并不是時期層面決定居民幸福感的唯一因素,但是GDP的增長速度是這一時期主觀幸福感不斷提升的主要動力。因此,我國人均GDP增速保持在高速、中高速的增長水平,是2005~2015這10年間幸福水平增加的關鍵因素。

  其次,女性處在幸福狀態的比例高于男性,但兩性差異隨時間不斷縮小。盡管幸福水平的性別差異在絕對值上并不是很大,但是中國女性的總體幸福水平在2005、2008、2010、2012年均高于男性,即女性處在幸福狀態的比例高于男性,但兩性差異隨時間不斷縮小,至2015年男性幸福水平幾乎與女性持平且略微高于女性。以往研究表明女性總體幸福水平高于男性主要是因為社會對男女角色定位不同、 標準不一,往往對男性的要求更高,且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滿足。隨著我國性別觀念向著更現代、更平等的方向發展,總體幸福水平的性別差異逐漸縮小。同時,年齡結構變化也是兩性差異縮小乃至2015年男性輕微高于女性的重要因素。

  其三,隨年齡增長幸福水平先下降再上升。Logit模型結果表明幸福水平隨年齡呈現“U”型變化。根據模型預測各年度人口分年齡的幸福水平,可見隨著年齡增長幸福水平先下降再上升,最低值出現在50~54年齡組,這與之前對中國幸福感研究的結論也是一致的。

  幸福水平隨年齡變化的趨勢可以從多個方面進行解釋。從生命歷程角度來看,與青年人和老年人相比,中年人處在幸福狀態的可能性最低。中年人面臨較大的來自社會和家庭的行為責任和壓力是其幸福感較低的原因。而根據社會情緒選擇理論,盡管老年人隨著年齡的增長,生理和心理機能出現下降趨勢,但是他們通常意識到時間限制,從而更關注情緒目標,弱化消極的情緒體驗,增加積極的生活態度。同時隨著年齡的增加,對生活環境的適應能力增強、對欲望和成就之間差異慢慢看淡,都有助于增加幸福感。同時幸福感較高的人往往更加健康、長壽,即生存具有幸福選擇性:越幸福的人更有可能活得久,也是老年人幸福感較高的一個可能的解釋。

  另外,從隊列角度來看,20世紀以來的種種歷史事件對不同出生隊列主觀幸福感產生影響也是其幸福感存在明顯分化的原因之一,比如20世紀30~40年代出生隊列和70年代出生隊列分別受益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和改革開放,而主觀幸福感較高。另外性別和年齡的調節效應則顯示,隨著年齡變化男性幸福概率的變化更大。

  幸福預期壽命趨勢及性別差異

  首先,中國成年人的大部分預期壽命都在快樂狀態上度過。從單個年份來看,幸福預期壽命隨年齡的增加逐步下降,占余壽比重隨年齡變化趨勢與幸福水平的年齡趨勢近似,也呈現“U” 型變化,但是其最低值提前至35~39歲組。除2005年以外,其余年份各個年齡幸福預期壽命占余壽百分比均在60%以上,說明中國成年人的大部分預期壽命都在快樂狀態上度過。

  從時期趨勢來看,在幸福水平不斷上升和死亡率水平持續下降的共同影響下, 2005~2015年期間我國人口的幸福預期壽命不斷提高,且幸福預期壽命占余壽比重不斷增大。2005年、2008年、2010年、2012年和2015年我國18歲人口的平均幸福預期壽命分別為26.9年、37.1年、43.2年、43.8年和45.6年,占余壽比重分別為47.2%、64.1%、73.8%、74.3%和76.3%,幸福預期壽命在10年間增加了18.6年,占余壽比重提高了29個百分點。這意味著隨預期壽命不斷延長,人們在幸福狀態上存活的時間不但存在絕對量上的增加,而且幸福預期壽命相對于生命長度的比重也在增加,反過來講就是,非幸福狀態的存活時間和占余壽比重均不斷下降,這說明這10年間我國幸福水平變動趨勢符合“不幸福壓縮模式”。

  其次,幸福水平的提高是幸福預期壽命不斷增加的主要貢獻力量。本文利用因素分解方法對幸福預期壽命2005~2015 期間的變動進行了分解。發現:幸福水平提升是主導因素。同時幸福水平的貢獻占幸福預期壽命整體時期變動的比例隨年齡增加而不斷下降,而死亡水平的相對貢獻則相反。在各個年齡上,幸福水平對幸福預期壽命時期變動的貢獻均在70%以上。而死亡水平的貢獻占幸福預期壽命整體時期變動的比重隨年齡增加不斷增加,其主要原因是較高年齡人口死亡率下降幅度更大。

  幸福預期壽命的性別差異

  首先,在各個年份和所有年齡上,女性幸福預期壽命均高于男性。隨年份變動,幸福預期壽命的性別差異逐步增大。18歲人口男女幸福預期壽命差異(女性幸福預期壽命減去男性幸福預期壽命) 在2005、2008、2010、2012、2015年分別為2.3年、3.1年、3.7年、4.0年、4.5年,60歲人口的這一性別差異則分別為0.7年、1.5年、2.2年、2.4年、3.0年。對幸福預期壽命性別差異進行因素分解,結果表明,在各個年份和年齡的幸福預期壽命的性別差異中,幸福水平的貢獻遠遠低于死亡水平的貢獻。隨著年份的增加,死亡水平性別差異對幸福預期壽命差異的貢獻越來越大,而幸福水平貢獻的絕對值則越來越小,表明幸福水平的性別差異隨時間逐漸縮小。

  其次,幸福預期壽命占余壽比重的性別差異在不同年齡上表現出差異性。在各個年份中,女性幸福預期壽命占余壽比重在30 歲之前略高于男性,而在30歲及后則略低于男性。從時期趨勢看,男性和女性人口幸福預期壽命占余壽比重均隨著時間的增加而增加,與總體趨勢一致,表明兩性人口在 2005~2015年間均存在“不幸福壓縮”。但是2005~2015年這10年間幸福預期壽命占余壽比重的變動值則是女性在30歲之前略小于男性,30歲之后女性略大于男性。這表明了30歲之前我國女性人口的“不幸福壓縮”略低于男性,而30歲之后則表現出了相反的趨勢。

  (陳衛為中國人民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教授,段媛媛為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博士生)


湖南快乐10分走势图200期 快赢11选5软件下载 好玩的单机游戏赛车 中彩网双色球擂台赛图表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19052 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视频 时时封禁 pk105码手机软件 全天极速赛车计划表 重庆时时彩五星定位在线计划 江苏十一开奖号码